海南飞鱼体彩网

巴黎、法蘭克福都想成為“下一個倫敦”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時間:2018-08-13 08:38:36

“英國‘脫歐’將促使歐洲金融產業重組,歐洲其他金融中心的業務規模會增加。”巴黎歐洲金融市場協會首席執行官布瑞松日前表示。一旦英國離開歐洲單一市場,許多以倫敦為歐洲總部的金融機構將失去在其他27個歐盟成員國中的“金融通行證”,為此,一些金融機構考慮遷出倫敦,在歐盟國家尋找新的落腳點。作為這些遷出金融機構的重要承接地,歐洲金融重鎮法國巴黎和德國法蘭克福紛紛推出各種最優條件,吸引金融機構和從業人員遷入。

歐洲資本市場或將迎來機遇

“既然英國‘脫歐’已成定局,我們要做的就是將‘脫歐’帶來的危機后果最小化,并轉變為強化歐洲資本市場的機遇。”德國股票研究所所長克里斯蒂娜·伯藤蘭格爾表示,英國“脫歐”會對歐洲經濟和社會產生重大影響,企業、消費者和投資者都將受到直接影響。因此,歐洲各方應該在資本和金融市場盡可能多地爭取過渡時間,關注更多建設性和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德意志聯邦銀行董事會成員安德里亞斯·東布雷表示,“脫歐”讓歐盟直接失去了倫敦這一重要的金融中心,也要求歐盟盡快建立新的資本市場聯盟作為補充。德意志聯邦銀行行長魏德曼強調,英國“脫歐”不會對德意志聯邦銀行監督干預金融市場的力度造成影響。德國央行不僅關注歐元市場的順利運作,更關注在可能面臨危機時,如何為清算系統參與者保證流動性。

“必須盡快在歐洲建立一個穩定的清算生態系統,擁有必要的清算所和充足的流動性,并建立一個有競爭力和支持性的框架;必須執行包括國際參與者在內的所有市場參與者的平等條件,以避免歐盟公司的競爭劣勢。這樣,我們才可能控制英國‘脫歐’的消極因素,把握主動。”伯藤蘭格爾表示。

路透社的一項調查顯示,由于英國“脫歐”,位于倫敦的金融機構預計轉移及新建的崗位多達5000余個。巴黎歐洲金融市場協會近期的報告指出,此次搬遷或為法國創造3500個金融和銀行職位以及近兩萬個間接就業崗位,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面臨的不確定性,恰好為巴黎創造了成為歐洲金融中心的良好機遇。

法國向跨國金融機構發動“魅力”攻勢

在英國決定“脫歐”之后,歐盟成員國投票決定將歐洲銀行管理局總部從倫敦遷至巴黎。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此次搬遷不僅是“對法國吸引力的認可”,而且“加強了巴黎作為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法國財長勒梅爾說,法國經濟回暖、財政赤字率穩步下降、外資吸引力持續上升,這都為法國金融業發展創造了良好條件。

法國《回聲報》刊文指出,“當前,吸引金融機構落地巴黎,競爭歐洲金融中心地位成為法國和巴黎從上至下的經濟核心工作之一。”總統馬克龍、總理菲利普和財長勒梅爾均表示要大力支持金融業發展,將巴黎打造成歐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

此前,法國政府已多次會晤國際金融機構、跨國公司高管等,表明歡迎態度。今年7月,菲利普與200名金融界人士會面,承諾放寬金融監管,宣布將在年底前落實一系列財政政策;取消工資稅的邊際稅率部分;公司稅降至25%,取消金融資產財產稅;外來員工不管是哪國人,只要證明自己在其它地方繳納最低保險,在3年內可暫時免交法國養老保險。

法國地方政府也積極行動,吸引跨國金融機構。巴黎大區議會主席兩次親赴倫敦宣講,巴黎中央商務區拉德芳斯在倫敦投放廣告,并宣布將打破巴黎40多年來未建超過100米以上建筑的傳統,在2021年前興建7棟摩天大樓,提供大約37.5萬平方米的辦公空間。

法國政府的“魅力攻勢”俘獲了不少“芳心”。除法國本土銀行崗位回流外,花旗銀行、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團等華爾街金融機構紛紛表態,將向巴黎轉移業務。盛寶銀行的宏觀經濟分析師克里斯托弗·登比克指出,“巴黎目前的稅率和勞動力配置更為合理,在獲取轉移工作崗位上有優勢。”

德國希望靠嚴格監管助力法蘭克福轉型

根據法蘭克福金融協會數據,包括摩根士丹利、花旗銀行在內的15家國際金融機構已提出將歐洲業務總部從倫敦移至法蘭克福的明確計劃,涉及共約1萬個工作崗位,另有幾十家國際金融機構計劃兩年內在法蘭克福成立歐洲業務總部。

法蘭克福金融協會主席胡貝圖斯·韋思告訴本報記者,法蘭克福具有成為“下一個倫敦”的優勢。首先,德國是歐洲最大的經濟體,是少數擁有AAA主權信用評級的國家之一,幾乎每家國際金融機構都在法蘭克福設有分支機構。盡管如此,韋思坦言,法蘭克福至少需要5年才能建立可與倫敦比肩的金融網絡,“如果法蘭克福想要競爭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必須保持嚴格的金融監管制度,延續德國安全穩定的金融投資環境,吸引各國金融機構。”

魏德曼指出,摩根士丹利等國際投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龐大、構成復雜,想保證歐元市場正常運行,并保證充足的流動性,使法蘭克福成為一個強大的多元化金融中心,無論是德意志聯邦銀行還是歐洲央行,都必須加強監管能力。

法蘭克福即將迎來的轉型過程并不容易。歐盟清算生態系統能否管理好受影響的業務?金融業遷移將如何影響成本和流動性?這是否會影響歐盟市場參與者的國際競爭力?這些巨大的不確定性直接影響到監管框架的修訂以及風險評估的可靠性。

東布雷認為,倫敦作為老牌國際金融都會,其金融地位在英國“脫歐”后會依舊強大,“只是倫敦作為外資銀行進入歐盟金融市場‘入口’的角色將會消失,法蘭克福作為歐洲中央銀行總部所在地、德國金融中心,可以迅速轉型承擔這一責任。”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2020年我國信息消費規模將達6萬億元
下一篇:孟州市環保局被指為污染企業站臺 讓污水流入中華母親河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海南飞鱼体彩网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计算骰子出大小技巧 百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骰宝押大小规律图 聚星意大利pk10 七星彩包码要多少钱 三公不包括 凯天娱乐下载 赌滚球害人 意大利pk10下载